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


成為教會的「聖人」通常有兩個途徑:一是因堅持對天主的信仰而被仇教者殺害,教會尊稱這些人是「殉道者」(Martyr of Faith),宗徒大事錄所載的斯德望就是典型的殉道者(見宗7:54-60)。另一種方式是人若因遵從福音而修煉出超凡的信、望、愛三德,教會尊稱這些人為「精修者」(Confessor)。本堂的主保聖婦莫尼加就是一位「精修者」。

但教會歷史內一些聖人,謹遵福音的教導而犧牲自我:「人如果為自己的朋友,捨掉性命,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。(若15:13)」。他們與傳統的殉道者不同,又不能完全歸納成精修者。以往教會模糊地稱他們為「愛德的殉道者」(Martyr of Charity)。2017年7月30日,教宗方濟各隆重宣佈,「愛德的殉道者」正式納入成為教會內第三條能成為聖人的途徑,這種「犧牲小我,完成大我」的精神值得效法。

耶穌自己其實就是一位「愛德的殉道者」,祂在十字架上,為所有人,包括相信祂的與不相信的,甚至拒絕祂的人,犧牲自己而完成全義。敘利亞的聖義範(St. Ephrem of Syria 306-373)、本篤會的聖伯納(St. Bernardo Tolomei 1272-1348)、聖類思公撒格(St. Aloysius Gonzaga 1568-1591)、聖達勉(St. Damien of Molokai 1840-1889),他們四位都因照顧疫症患者而遭傳染,最後因病至死,他們就是「愛德的殉道者」,為他人的福祉而犧牲自己。聖高比(St. Maximillian Kolbe 1894-1941)在奧斯威新集中營代一位囚犯受死刑,奧地利籍修女真福撒嘉思(Bl. Sara Salkahazi 1899-1944)在二戰期間因匿藏猶太人而被納粹黨處決,他們也是「愛德的殉道者」。

意大利籍醫生Carlo Urbani (1956-2003),1996年開始參加「無國界醫生」,2003年被該會派去越南河內服務,當時越南正爆發疫症,多人染病。Urbani醫生首先發現該疫症是全新的病症,並找出導致患病的新病毒,就是人聞之色變的「沙士」(SARS,又稱非典型肺炎),他立即提倡隔離患者和研究測試該病毒的方式,沙士疫症的遏止Urbani醫生絕對功不可沒。但他因照顧和接觸沙士患者而染病,發病時他被急調去泰國曼谷的醫院隔離治療,但最終不治。臨終前他透過駐泰國的意大利領事館,找到神父為他施行病人傅油聖事。Urbani醫生家鄉的教區有意籌備,為這位仁心仁術的公教醫生作封聖情序。如果成功,他會是另一位「愛德的殉道者」。

Carlo Urbani (左二)和他的家人。